感情-迷宫

淡圈 翻陈年旧粮请转同名新浪微博

【安清】塞壬之歌

都市白领安定×人鱼清光
我终于赶上一回七夕啦!七夕盛宴真棒!
◎R18
◎标题和内容没什么联系
◎脑洞起源于如何融鱼的体外受精和人的体内受精于一体于是有了文中神奇的设定
◎甜甜的 ​​​

习以为常地,大和守安定结束一天朝九晚五的工作生活,提着公文包徐徐迈向居所的方向。
他实在难以忍受拥挤狭窄、闷热难当的地铁。步行上下班虽会耗费更多时间,安步当车的悠闲却不失为聊以慰藉的有效手段。
大和守安定步履轻盈,他走出高楼林立的商业区,轻踏着夕阳的余晖。右手边的低处缓缓淌过清澈的河流,粼粼水波闪烁着星星点点的金色碎光。
他稍一偏头,忽然间,如同玻璃表壳或金属镜框在日下刺目的反光那般,大和守安定本能地闭眼,再睁开时方才几乎致盲的强光已踪迹难觅。
大和守安定讶异地定睛看去。长时间面对电脑工作丝毫未磨损他良好的视力,就在水面与岸边草地的交接处突兀地躺着一个……人?
如果只看上半身的确如此。
接近后经过细致观察,他排除所有人为装扮的可能性。一贯不食人间烟火的清秀俊颜罕见地表现出错愕。
简直是童话里才有的场景。大和守安定对着面前传说中的生物无声惊叹。
人鱼苍白的皮肤近乎透明,湿漉漉的黑发衬托出姣好的脸型。他似乎正在安睡,唇角的小痣装点于最令人赏心悦目的位置。与双腿战立的大和守安定最大的不同,则是那条纯金色的流线型鱼尾,此刻却略显黯淡,鳞片上甚至翘起几处干燥的脆皮。
看起来情况不太妙啊……大和守安定掏出手机,转而茫然地凝视着拨号键盘。
呃……应该给哪方打电话呢?森林公安?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无论何处都解决不了这超自然现象吧。
大和守安定默默打消求助的念头,踟蹰着不知进退。
带回家太引人注目,但如果被居心不良的人捡到肯定会有危险,晚上还会时不时刮几阵夜风。
所以最佳方案果然还是……

谢天谢地,一路无事。
大和守安定想起自己向出租车司机扯的谎“玩cosplay的朋友低血糖晕倒了”。
对此并不感兴趣的中年男人盯着那貌似以假乱真然而却是货真价实的金色鱼尾,幽幽地叹了句:“服装做得不错。”未再起疑。

装修时被认为是多此一举的浴缸总算盼来用武之地。
大和守安定轻手轻脚地使人鱼背靠缸壁坐在其中,即将扳动水龙头开关的手悬在半空,他又一次陷入深思。
人鱼显然是人类和鱼类的杂合体。那人鱼是恒温动物还是变温动物?
还有,是海水鱼还是淡水鱼?
酸碱度呢?溶氧量呢?
……
啊啊不想了好麻烦啊!既然上半身是人那直接按人类的标准来不就行了?
大和守安定有些自暴自弃地揉揉脑袋,调节到自己平常洗澡时的水温,温暖的水流便匀匀流出。
安顿下来后大和守安定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人鱼虽然生着一条看来笨重的鱼尾,实际却出乎意料地轻啊。不知道游动起来会不会像童话中描写的那样优雅动人呢?
谈不上偌大的空间内充盈着静静的流水声,大和守安定搬来板凳坐在一旁,视线不由集中在仍沉睡不醒的人鱼身上。
纤薄的唇因清水的滋养而愈发红润,病态的苍白逐渐褪去,白皙的皮肤呈现一种似隐似现的淡粉色,特征性的鱼尾亦恢复明丽的色泽,金光闪亮,影动四方。
大和守安定若有所思地注视着人鱼美艳绝伦的脸,幻想那眼睑下掩盖的将是何其摄人心魄的美目。
水位持续上涨,慢慢覆过人鱼平坦的胸膛,以及遮蔽住关键部位的两枚小贝壳。
居然不会掉下来 粘在上面的吗?
湛蓝的眼瞳思绪流转,终是架不住好奇,大和守安定边喃喃道:“雄性有什么可遮遮掩掩的啊……”,边伸出一只手臂,易如反掌地揭下人鱼左胸的珊瑚红贝壳
,他蓦地呼吸一滞。
娇嫩小巧的乳尖透着如梦似幻的樱粉色,饱满圆润仿佛枝头静待采摘的鲜果,散发着无可抵挡的魅力。
大和守安定紧紧盯着诱人的那处,如石像般一动不动。
“哗啦——”他看到迎面扑来一大片水花,还有随之而来的一抹亮金色。
“啪!”
遭受正面一击的大和守安定感到自己可能已经是轻度脑震荡了。大脑嗡嗡蜂鸣之际手中的物品被夺走,他抹了把满脸的水,费劲地重新抬起头。
美人鱼双臂交叠护在胸前,一双玫红色的眼眸如临大敌地瞪着他。黑发赤瞳的人鱼满面通红,有些气急败坏地飞速道:“早就听闻人类都是好色之徒,果不其然……”
被鱼尾狠狠地打到头的大和守安定正欲反驳,理清是自己失礼在先便收敛了怒火,主动切换话题角度:“如果不是因为我,恐怕你现在早被晒干了。”
高度警戒的人鱼闻言情绪稍微平复,面前人类接下来的一番话却无法再使他保持镇定。
“话说回来,雄性根本没有必要遮住胸部吧。”
“一无所知就不要大发议论啊!”俊美的人鱼心中千百遍默念“鄙陋的人类”,“哺乳期会发育出来的,这么神圣的哺育生命的地方却被你……”他咬紧唇片,一副痛失贞洁的表情。
“不管怎样,看了我的胸,你就要对我负责。”他严肃地道。
喂喂,这算霸王条款吗?大和守安定隐隐意识到自己最初的决定是多么草率并不甚明智了。
都怪他一时冲动。
极善察言观色的人鱼捕捉到他细微的表情变化,乘胜追击。
“我饿了。”
“忘了还有这事……你吃什么,蚯蚓还是海藻?”大和守安定根据自己掌握的鱼类食谱贴心地同时提供两种选择。
“拜托,我们哪有那么低级。”人鱼竭力克制住翻白眼的冲动,“只要不是人肉和鱼肉就行。”

初次见面的不愉快并未给他们的关系蒙上阴影。
交谈中大和守安定得知人鱼的名字是“加州清光”,平常栖居在太平洋海域。但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在城市的河道中,加州清光总是含糊其辞,不愿明说,大和守安定也没兴致去逼问。
加州清光就这么住在了大和守安定家中的浴缸里。
他不能离开水环境过久,一是难以呼吸,其次不会用尾巴在陆地上行走。虽只能被迫地窝在狭小的浴室内,加州清光反常地并无怨言。
都市白领平常是要上班的,他无意中看到孤零零的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沉吟片刻,递给他一个防水平板,简单地教了基础操作后匆匆离开。
黄昏时回到家中,大和守安定惊奇地发现加州清光竟已玩转地游刃有余。
“人鱼的智商可比你们人类高多了。”加州清光得意地扬了扬全通关的游戏,饶有兴致地注视着目瞪口呆的大和守安定。

这场争论注定会爆发。
“你总不能剥夺我上厕所的权利吧!”大和守安定心急地朝执着的加州清光大喊。
“你要当着我的面排泄?不仅影响我的心情还会使细菌满屋飞。”洁癖患者加州清光表示无法接受。
“你怎么这么多规矩!”大和守安定停止渐有拉锯战趋势的争辩,近距离观察着拉住他手臂的加州清光。人鱼光洁细腻的皮肤如同质量上乘的玉石,不染一丝尘垢。
最终他选择屈服,去小区内的公共卫生间解决燃眉之急。
另一次则是,大和守安定披散着墨蓝色的长发,拿着更换的衣物走进浴室打算冲个澡,看见正与水面上的小黄鸭嬉戏的加州清光后又原路返回。退而求其次去了澡堂。

“你计划什么时候回去?”大和守安定依旧坐着他的小板凳,向正观看海洋纪录片的加州清光发问。
既然会看有关大海的纪录片,说明他是想家了吧。
“……我不想回去。”加州清光关闭平板放在旁边,不卑不亢地对上大和守安定碧蓝的瞳。
“你会赶我走吗?”加州清光轻声细语地道,长长的睫毛低垂打下一小片阴影,贝齿似是为难地扣住唇片,仿佛蒙受莫大的委屈一般。
加州清光刻意流露出的脆弱使大和守安定的心开始躁动,微妙的气氛莫名地令他感到不安。他决意不再看人鱼楚楚可怜的神情。大和守安定起身出门,避重就轻:“那你再考虑几天吧。”
翌日,加州清光正保养自己引以为傲的灿金色鱼尾,大和守安定走进浴室,目标明确地朝他而来。
“有什么事?……喂!你干什么!”加州清光出于礼节瞟了对方一眼,大和守安定接下来举动却着实令他猝不及防。
大和守安定一手搂着他的肩,另一只臂托着他的尾巴将加州清光从水中打横抱起来,面无表情地向外走。
想到自己昏睡时极可能也是被以这种方式抱回来,加州清光脸颊微红,他乖乖地躺在人类怀中,怯怯地问:“要……去哪里?”
是……要把他抛弃了吗?
大和守安定低头看着一脸惴惴不安的美人鱼,他没有回答,因为已然到达目的地。他把人鱼放在自己房间中央盛满水的大水盆里,照例递给他平板电脑,叮嘱道:“暂时在这儿待一会。不要发出太大声音。”转身锁门离开。
加州清光一头雾水,他不解地望着大和守安定的背影,怅然地收回目光。
他听到门外响起大和守安定和其他人的声音,他们似乎在商量什么事情。
难道是……要把他卖掉吗?
加州清光一瞬间思绪纷杂,自以为洞察人心险恶的人鱼惶惑地盯着厚重的檀木门,飞快地思考着逃跑方法。
人声渐消,取而代之的是轰轰隆隆和尖利刺耳的噪音。喜好安静的人鱼不适地皱起眉,心头的疑惑更深了。
等了约摸一个小时,大和守安定送走工人们,又抱起加州清光返回浴室。
人鱼的直觉告诉他危机解除,加州清光心情大好,他伸出湿润的双臂搂住大和守安定的颈,凑近道:“诶~想摸我就直说嘛,何必这么拐弯抹角的?”
手中人鱼的肌肤本就滑嫩,大和守安定听了这话,手一抖险些把加州清光摔下去。他欲发作而不能地低头看去,笑眼盈盈的加州清光令他顿时没了脾气。
加州清光被抱回他日常的容身之地,他愣愣地望着大了一倍的浴缸,一时不知所措。
“反正马桶也用不上,我就叫人把它拆了,又把浴缸往外拓宽了些。虽然地方还是很小,但至少你不用再憋屈地窝着了。”大和守安定解释道。人鱼却背对着他,一言不发。
加州清光低着头,额前的黑色碎发遮盖住表情。良久,他轻轻说了两个字:“笨蛋。”之后潜入水中,吐出一串泡泡。
大和守安定方沉醉于人鱼优美的背部曲线,加州清光的话他未听得过于确切。
他说的是不是“笨蛋”……人类无奈地望着空无一物的水面。又在闹什么别扭啊难道是嫌浴室的装修不好看吗?虽然改起来很麻烦但也不是做不到……
最后大和守安定决定给这只脾气古怪的人鱼一些独处时间,他虚掩上门,“我回房间了,有什么事就喊我。”

一切如常,大和守安定下班回来会坐在2.0版的浴缸旁边陪加州清光聊天,每日每天,周而复始。
某一日,他们也忘记正聊着什么话题,加州清光忽然拘谨地问:“安定你……以前谈过恋爱吗?”
大和守安定不知所云地望着他,然后无比平静地答:“大学里有过。”
“为什么分手了?”加州清光执意追问到底。
“毕业了,异地恋,就和平分手了。”大和守安定神情淡漠,语气无悲无喜。
“那……如果我回去了,你会想我吗?”加州清光鼓起勇气问,他明确地听到自己忽地加速的心跳声,一下一下,直抵灵魂。
“不会。”大和守安定果断道,他清楚地看见人鱼红玛瑙般的眼瞳中光亮一点点暗下去。他移开视线。
如果注定无法收获幸福的结局,他宁愿从不开始。

那天的交谈不了了之,他们间似乎升起一道无形的隔阂,他们可以目光交汇,心的距离却愈发遥远。
人鱼汇聚天地之灵,纵使大和守安定有意克制,这种生物超脱凡世的美丽却常常使他的立场动摇。他越来越频繁地痴迷地盯着加州清光与人类相异的鱼尾,目不转睛,一眨不眨。纯粹的金色时常刺得他双目发痛,他却如被蛊惑般不愿收回。
加州清光颇自信地望着全然被自己的魅力俘虏的人类。他移动着尾巴,大和守安定眼底金色的映影就随着流光溢彩。
浴室中升腾起氤氲的水汽,朦朦胧胧间加州清光听到自己的声音,“你不好奇吗?我们没有人类那样的器官,是怎么繁衍生息的?”遥远空灵如同从另一个世界漂泊而来。
大和守安定随意地应了声:“嗯。”
“那就……”加州清光撑着边沿灵活地跃入地上的水盆,空中划过的金色弧线使大和守安定忍不住想伸手触摸。再次被加州清光甩了一脸水的大和守安定清醒过来,他听到人鱼下一句话,“去洗澡,洗五遍。”
五遍都脱皮了好吗?!
所以他到底为什么要答应这么反人类的要求……大和守安定第四次搓着自己已是遍体发红的皮肤,怨念地想着。
不过加州清光居然把浴缸让出来给他用,这还真是稀奇。
他俯视着背朝这边的加州清光,可能是室内温度的缘故,加州清光耳尖泛着肉眼可见的绯红。
上刑般的折磨终于结束了,大和守安定长腿一迈跨出浴缸,拿毛巾擦着不停滴水的长发。加州清光坐在水盆中仔仔细细地把干净得反光的浴缸清洗数遍,之后放干积水,尾巴一甩跳了进去。
加州清光坐在浴缸一端,朝站立的大和守安定命令道,“上来。”

(全文见石墨)
未成年止步
嗯设置成“只读”就行了吧
第一次用石墨很多地方还需指教
发个肉真是一波三折……

写了个(伪)R18G大纲宣泄我的悲愤(放微博里了,不怕辣眼睛的可以去围观)